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文学  »  被出卖的母亲

被出卖的母亲



    本人现在21了,父母从小离婚了,一直和老妈生活在一起,我妈今年40岁了,可保养得像30来岁的人,一米六的身高却有着36D的大奶,身材保持还可以。可能是寂寞了多年 现在的穿着和以1前大不相同了,变得时尚了。又是聊Q又是微信,比我都还前卫。也许我是她儿子吧,在家时她总是穿的很随意。有时在家就穿个奶罩穿条内裤的,有时根本不穿,所以无意中看的到她的逼,还保养的挺好的,黑黑的逼毛,阴唇不黑,可惜不是白虎。可惜我不敢上我妈,看她寂寞了这么久,我并计划让别人来解决。

        就在昨天中午我妈的逼被另一个男的给占领了,而且是在他好儿子我的策划下,中午我妈和朋友吃了饭喝了点酒回家后就再床上睡了,身上就脱着剩白色的内衣内裤。我一看好机会,刚好我妈房间的电视坏了,马上打电话叫人来修,半个小时师傅来了,是个40多少岁的男人,长的不算猥琐吧,马上带他到我妈的房间修电视,一进房间门就看到我妈睡在床上,一眼就看到我妈无耻的张开双腿,透过薄薄的内裤隐隐约约看到黑色的毛,师傅看到眼睛都直了,我说:“我妈中午喝多了,你在这这里修电视吧,”师傅没说什么就开始测量电视,我看到师傅下面都翘了个小帐篷,出去帮他到了杯水后问他要多久能修好,他说大概也要一两个小时吧,我接着说我有点事要出去,大概一个多小时才回来,你修好电视后就在家看看电视等我回来给钱吧。我就走到客厅假装开门出去,然后躲到自己房间偷看师傅会对我妈做什么。

        大概等了几分钟,看到他先在我妈房间看了看我妈,然后来到客厅也看了看后,就马上走到我妈身边,推了推我妈,见我妈一点反应也没有后,就开始摸我妈身体,先是隔着奶罩抓着我妈的乳房,又用鼻子在我妈的私处闻了闻,说了句真骚,接着手就伸到奶罩下面抓乳房,然后将我妈奶罩往上一扯,白白的乳房展现在师傅面前,一只手都无法包住,低下头就吸咬我吗的乳房,在他的折磨下我妈的乳房变得红红的,乳头变硬了。又和我妈亲嘴,亲了一下后就脱掉自己衣服,师傅那鸡吧一般的大,大概十六厘米左右,已经雄起来了,龟头红红的,套弄了几下,就跪到我妈两脚间用龟头隔着内裤在阴道口摩擦了几下就将她内裤脱下,瞬间我妈的生殖器一览无余的露在外人面前,而且还是这样的无耻张开的,他先用手指在我妈阴道里来回的扣,也许是喝了酒的关系,不一会儿就将师傅的手弄湿了,还发出了嗯嗯的声音。接着那人看到差不多了就拿着鸡吧对着阴道口来回摩擦几下,让阴道流出的水润滑阴茎,看样子马上要插进去了,那鸡吧比刚才还大了一点,血管都爆出来了,摩擦几下后屁股往前一挺,阴茎顺利的插进逼里,先慢慢的插了几下后就加快抽插的速度,师傅压着我妈,两手抓着奶子。这场景比看视频强多了,不一会儿就让我妈就开始发出淫荡的声音:“嗯嗯嗯”的小声叫着。操了几分钟后就翻身把她的屁股翘起来,从后面插入,我妈那姿势是男的看着就想上,可怜我妈还不知道自己翘着屁股给人家做活塞运动。“啪啪啪”的发出了撞击声,偶然还听到点阴道里的水声。仔细看看,师傅的鸡吧在和我妈的阴道抽插时挤出了很多白浆,弄的鸡吧和逼毛上都是。

        这姿势操了多久,他就“啵”的一声把鸡吧拔了出来,我看到他那鸡吧红红的、湿淋淋的,又将我妈翻过来用乳房来乳交,36D的乳房夹得师傅不知多爽。夹着插几下就插后就有插回逼里去,这下看到师傅的速度加快了,我妈的叫声也大了,脸上红红的,大概快速插了几十下后,师傅也嗯了几声顶着阴道不动就射了,在拔出鸡吧时还带出很多精液来,看样子射了很多在里面,然后趴在我妈身上休闲了一会,这居然没戴套内射的,就不怕我妈怀孕。就出来在客厅扯了些纸进去擦干净鸡吧,又帮我妈擦干净阴唇,收拾弄回原样就开始修电视。我也等了几分钟后就假装开门回来,来到房间还能闻到他们大战时的骚味,看到我妈内裤上都被流出的精液弄湿了。师傅说修好了,试了试正常了,给了他钱离开了,给钱时他还优惠了点,给了张名片,还说下次有什么修继续找他。我想这可能比他在外面操小姐的逼干净多了。等他走后我就在垃圾桶里拿着他们檫精液和白浆的纸闻了闻,好大的骚味,包住自己鸡吧套弄了几下,就做的我妈大腿之间将内裤扯到一边插了进去,阴道里面好热,可能是刚做完,还有余热,用力一插,由于有师傅的精液在里面滑滑的,挤出不少精液,随着不断抽插,那些精液挤得床上到处都是,也许是看了刚才的场面操了十几分钟后也把精液射在了阴道里面,拔出来看到阴唇已经很红了,阴毛上都是精液,我也懒得清理就擦干净自己鸡吧,把我妈内裤弄好就去玩电脑了。等到傍晚我妈起来了时,看到她用手扣出下面阴道里的精液然后闻了闻也没说啥,我就告诉她下午有人来修电视我有事就出去了。可能她也知道自己可能被那位师傅操了吧,当着我的面又从那被干的发红的阴道里扣了很多白色精液,给我看了看被抓的通红的乳房,说那位师傅在我出去后把她上了,我问要不要报警,妈说算了吧,我也不好说什么,她起身洗澡去了。看到她去厕所的背影,我的内心又邪恶了起来。

    【完】